全讯新2网址官方网站

官方微信:   
惠普的选择恐惧症: 一个拆分用了10年
时间:2017-12-20 20:34  编辑:admin
 

  惠普的选择恐惧症:一个分裂了10年

  惠普选择恐惧症:惠普10年选择恐惧症的HP惠普董事会选择10年没有选择合适的首席执行官并确定核心战略方向,腾讯科技选择了高质量的自我媒体文章文章描述了笔者的独立观点,并不代表腾讯的科技立足点文/郑凯(微信公众号:科技就是能源)我一直对惠普有感情,毕竟这是,这是十几年前在科技媒体上接触的第一个科技巨头,那时候,蓝巨人,就是聚光灯下的宠儿,十年来我对惠普的印象有三个问题,这三个问题,是不是与惠普分拆消失?惠普分成两部分,惠普的命运是左还是右?惠普在我心中选择恐惧症的第一印象,惠普总是难以选择,是分裂还是拆解。当然,从1999年到2001年,一直有一个坚定的过程。1999年,惠普公司剥离了其最早的开发,测试和测量业务,并成立了安捷伦。惠普公司专注于硬件和企业级服务,个人电脑和打印机三大业务线。 2001年,惠普合并康柏,组建了一个价值870亿美元的科技巨人,未来惠普的成就。惠普现阶段的路线实际上很清楚。依然在硬件和个人电脑业务的力量之中,未来戴尔成功作为全球PC老大的原因归功于原来收购的这份礼物。遗憾的是原来的剥离和并购,换来惠普压力和利润的减少造成了十多年的选择恐惧症首先要讲一个真实的故事,2003年,在惠普楼下的一辆出租车楼下,常年惠普要脱掉出租车司机,他告诉我有关惠普的变化,他说当年安捷伦还在,惠普人很有钱,随便出门就是直接打车,然后安捷伦指出,惠普很穷,有的人走出租乘坐地铁,不是出租车,后来康柏并购甚至更穷,人们乘坐地铁,出租车的人少了,这当然是一个开玩笑的时刻,但是一个出租车司机的观点竟然看到了惠普-Packard。这些细节也反映了惠普面临的巨大压力。所以不久之后,基于打印机业务和PC业务还是分不开的,每年要谈一次传闻真假之间的对峙新闻,那么企业的业务和个人业务就不应该分裂的选择。特别是在2005年,惠普当时的首席执行官卡莉被解雇,这个艰难的选择,经常困扰惠普的董事会,直到10年后,惠特曼最终决定由另一名女子决赛。那么,惠普拆分不是新闻,今天熬到这个时间点,确实是新闻。内部沟通在许多活动中受到怀疑,我个人的经历,涉及的朋友,还有传闻,都表明惠普公司是一家内部合作企业,也是其困难企业。这种情况其实并不是惠普的一贯风格,早期的惠普,惠普之路,惠普的早期员工,都是惠普对这个职业的骄傲,曾经有一篇文章叫“离开惠普微笑着写了很多惠普的情绪,惠普对公司的爱情和依恋,即使一样的遗留下来。相比今天的惠普分裂出现的一系列问题,中国分为三个,新旧系统的碰撞,惠普人没有表现出一度离开的情感。我从旁观者的角度出发,然后感受到惠普内部沟通的问题。比如,去年的惠普全球盛事,美国的参与者到美国旅行,总是出问题。而且,从美国惠普寻求帮助,总是推动在中国寻找人才。就连一个媒体去现场拍照,惠普也让他发邮件给中国。是不是与中国有全球性的沟通?还是惠普本身繁琐的报告要求,甚至是一件小事?又如,在中国的一些市场发布会。如果会议由惠普亚太地区赞助,您会发现在惠普听说惠普之后,中国只有少数人在这里。惠普亚太在中国开展业务,市场绕过惠普中国,直接寻找中国本土和公关公司的活动。惠普中国的人员,只有在事件发生前才得到通知,只是去现场参观。这几乎超过了日常的大公司疾病。那么,惠普终于拆除了。中国,亚太地区能否保持全球关系?公司人数减少一半,公司规模减少一半,希望两家新的惠普能够解决内部沟通的问题。生病了,你必须统治。总不能找到合适的CEO这不是什么大新闻,过去十年来,受惠于惠普董事会的网络钓鱼选择,选择合适的CEO当然是确定了核心战略方向。卡莉从1999年到2005年是我公认的首席执行官之一,也是业界罕见而优秀的女性CEO。在她的控制下,惠普取消了安捷伦并收购了康柏。其中,康柏并购后,影响惠普十年后的企业战略方向。对于卡莉来说,这个行业一直是混合的。当然,如果今天看个人电脑市场回头看,也许很多人会说PC拉低了惠普的发展,但是,如果没有PC的全球布局,除了打印机,惠普也很少成功的产品线当然,卡莉的存在摧毁了惠普的文化,然而回头看看科技巨头的盛衰,哪个巨头积极寻求变革,淹没在灰尘中,跌倒难以转身惠普,他是好运,在2006年,首次超越IBM成为排名第一的技术巨头,这完全是因为凯雷的成熟个人电脑战略。那么成本高手,不停地使用裁员,削减资金,节约成本以获取收益。我个人的感觉,马克·赫德一直是牛逼操作大师,但不是战略大师。惠普在消化康柏,超越IBM,你真的需要一个防御性的君主。马克·赫德的判断应该分成两部分,一方面他成功帮助了惠普董事会,在营业额和盈利能力方面提供了必要的数据;另一方面,他也成为稳定战略的牺牲品惠普董事会退出了可变的凯雷。李艾科2011年被批评为惠普最大的失败。但是我不这么认为。李艾科的SAP背景,就是看惠普的方向。企业级的硬件业务不足太大,在2011年的那个时代已经开始显示出疲态的迹象。对错了,李艾科错估了惠普轮船的掉头能力,激烈的搞,结果可能是出政府的命令板,今天回头看李艾科的选择,错了?剥离个人电脑业务,提高软件业务的比例。也许错了就是买了Autonomy。以惠普的架构来消化软件公司,实在不是一蹴而就的,最后一个,也是惠特曼小姐,没有评价,我只能说,非常实用,前三名CEO,没有做,还是不敢分拆,于是她就给了解决方案,从一位女CEO,一位女CEO,你能不能说这不是惠普的命运?